克雷顿硝酸

[新茶咕哒]九十九次的诘问与第一百次的『 』

含有成分:刀,剧透
这是一个新宿池沉船的御主写出来的短文,有许多逻辑硬伤,意识流,只是为了纪念一下沉船而写的短文,更多详见结尾。凌晨写文,有语言硬伤还请海涵。
可以的话请继续吧。

No.1
1.5部的序幕-新宿。
假装不在意地窝在my room,看着电子钟的时间从19跳到了20,藤丸立香想到马上要开启的新宿从者召唤,心中不由得紧张起来。
迦勒底的工作人员正尽力工作以确保御主能够顺利地领子转移,随之而来的就是新从者的召唤。过往的每一次召唤都从未有今日这般让人忧虑,能召唤出五星从者固然极佳,但今日却有所不同。
这一切的根源和那位从者大有关联——新宿的Archer。
藤丸立香在这之前的几个月就早早地做好了准备,攒石,储备火种,甚至连那位从者的灵基再临材料都已准备妥当。
说来可笑,在某个时间线偶然得知了那位从者的存在,在无数个日夜等待着他来到迦勒底的那一天,而那种期冀在今日却渐渐归于得不到他的恐惧。
藤丸立香不安地坐在房间里,已经离预计的开放时间推迟了将近一个小时,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紧张起来。深呼吸之后,她心中仍不禁发问道:
教授,您会来吗?

No.2
马修再第一时间找到了御主,少女的声音隔着门板有些不真切。
“御主,新宿的从者可以进行召唤了。”
藤丸立香强装平静地做出来回复,并承诺马上就到,可是微微颤抖的双手却出卖了她的内心。
明明都已经是开位御主了,却搞得像刚刚来迦勒底的新人一般。
她自嘲着,但诚然那日日夜夜的思慕迫使她在此刻无比的激动与期待。一遍遍地告诫自己冷静,却无果,反倒滋生了内心的焦躁与不安。
兑换了本月的护符,藤丸站在了召唤台前,
请祝福我吧?教授。

No.3
已经300个圣晶石了。
除了第一次和第二次十连种被召唤出的贞德与莫德雷德,仍没有他的身影。
为什么?藤丸有些失望,内心的恐惧进一步扩大,明明已经准备完备了,却为何...?

No.4
结束了。
600个圣晶石,他却没有来到迦勒底。
藤丸立香失魂落魄地走下召唤阵,酸楚与苦涩差点让她倒在马修身上大哭起来。
终究,她没有。
阻止了马修的关心,藤丸生硬地扯出一个笑容:
“没事的,我知道的。”
她缓步走回房间,新来的两位从者还没有确认,她便已经倒在了床铺上。
明明已经约定好了的,为什么您不肯赴约呢?

NO.5
贞德小姐和莫德雷德桑在等她,马修在等她,达芬奇在等她,迦勒底在等她,等她作为一个御主,去拯救濒危的人理。
那么,那位从者会在新宿等她吗?
不会了。
藤丸将脸埋进枕头,想要倾诉却没有对象,想要宣泄却受限于身份,想要放弃这一切重新开始,却是此生最遥不可及的美梦。
好不容易在时间冠位神殿打败了盖提亚,拯救了人理,如果现在放弃那罗曼医生的牺牲,马修的奉献,还有一路上许许多多从者的援助岂不是被她亲手埋葬?
但藤丸立香真的疲倦了。那无数个日夜里对于她而言,都是靠着心中对“那位从者”的期冀一路坚持下去的。这种思念不能言明,只得独自在心中咀嚼苦涩。渴望在新宿真正地见到他,能够亲自把他迎接到迦勒底。
可惜,命运和她开了个玩笑。
藤丸知道他会在新宿接住下坠的自己,知道他会在临时居所鼓励自己援护自己,知道他会在一切结束之际和自己结下约定。藤丸立香知道了她本不该知道的事情,并深深为此着迷,究其根本,只不过是她自己的自作自受罢了。
在修复特异点的困苦路程中,那位从者给了她最大的希望与支持,却在此时把希望的蜘蛛丝收回,让她跌了个彻底。
苦楚之间,藤丸仿佛有一次见到那下落时的情景,蓝色的蝴蝶出现在眼前。
可这一次,没人会接住她了。

NO.10
在经历了浑浑噩噩的两天之后,藤丸终于犹豫着站在灵子转换仪前。这几天来她过得并不好,变得沉闷起来,马修在一旁看着却不知出了什么事。以往的经历都没有让这个坚强的御主如此难过,最相近的一次也是罗曼医生的时候了。
藤丸如预料一般进入了新宿,从高空坠下。不知名的从者在空中接住了她,并向她介绍了新宿的现状。
这一切,都令藤丸感觉到心脏一阵绞痛。
自称为新宿的Archer的从者看着藤丸苍白的脸色,不由得关心了一下。藤丸拒绝了他的好意,却在那位从者转身之后,强忍着哽咽的声音。
教授,您瞧,我便是如此这般的脆弱,您是否是因为这儿对我的请求置之不理?

No.37
新宿焦灼的局势让藤丸渐渐麻木了起来。新宿的Archer入往常一样跟着她战斗,适当给予她意见,充当着保护者的角色。
在打倒剧院魅影之后,藤丸终于能在临时居所稍微放松一些。这几天连续的奋战的确让她恢复了御主应有的冷静,但每次目光注意到新宿的Archer时,都不禁感到心痛。
他也终会消失的吧。如此想到,藤丸少许平静了一些,但心中仍有不甘。
想要留住他,即便永远留在新宿也罢。
然而藤丸却在新宿的Archer转向她时,心口不一地说道,“出发吧。”
藤丸走在从者身后,心中默默地念想:
教授,请告诉我吧,怎样才能留住您?

No.65
Adiós,amigo.
这句西语藤丸是知道意思的。
“想要在临走前逞强看到御主吃惊的表情”这样的原因,的确是詹姆斯莫里亚蒂会想到的恶劣点子。
但是藤丸立香也的确如他所愿。
回到迦勒底之后,藤丸得到了假期可以好好休息一番。
此时离新宿从者召唤还有几天时间,虽然收集楽一些圣晶石,但她已没有力气区遇见下一次的惊喜或是失望了。
身体倒在迦勒底的床铺上,思绪却仍在新宿的大街小巷。那些经历对于常人而言如同编撰一般不可置信,但作为亲身经历者的藤丸立香却难以忘怀。
假如在拯救人理之后,世界归于日常之后,还有人会记得迦勒底吗?
她是人类史上最为伟大而又默默无名的英雄之一,可是她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御主罢了。
更何况现在还是一个像是失恋了一般的普通少女。
他害怕在趋于日常之后,那些存在于她脑中的故事会被时间抹去,那些情感会被日常冲淡。
在她历经千辛万苦修复了新宿亚种特异点之后才得知地真名,唯有她知道的真名,会在她衰老之后突然忘却。
原以为已经淡化了的痛苦又一次涌上心头,藤丸却是庆幸的。
并不是所有思念都能得到圆满的结局,你我不都心知肚明吗,教授?

No.99
故事到这里也将近尾声了。
藤丸立香作为人类最后的御主依然十分忙碌,奔波于各个特异点之间。
那失去之痛,不,确切来说她并没有获得过什么,因而也说不上是名为“失去”的痛苦,如今已经没有那么强烈了。
只是偶尔在日记本的扉页看到那一句西语,她仍觉得心中的某一块地方会抽痛着叫嚣着什么。
既然已经接受了现实,为什么还会感到心痛。
可惜,那句西语却已经出卖了她。估计那位教授也没有预计到,这么一句普通的西语却在藤丸立香的人生中产生了如此大的变动。
Adiós,amigo.
下次见面时,请告诉我这句话的含义吧,教授?
这是一个已经放下过去,面向未来之人最后的追问了。

No.100
藤丸立香其实一直记得,她初到新宿的那个夜晚。
新宿的Archer已经察觉到了她的哽咽,转回身来。
她其实的确开口回复了他的关心,只是声音的哽咽让她的回复听起来不那么真切:
“『       』。”

FIN

笔者瞎说:
这是我自己的沉船经历,虽然还没有打通新宿但剧情已经写成这样了,部分引用可能与游戏内容有所出入,请多多海涵。
从去年的巴比伦尼亚开始暂石头,新宿池一共在安卓抽了630石头加上ios的360石头,以及大概十来发护符,共计1000个左右石头吧,没有教授。
的确非常的失望,甚至有退坑的想法,但最终还是觉得再攒一下石头等新宿复刻吧。
教授虽然没有抽到,但他本人我的确非常非常喜爱了。从去年在p站看到新宿的Archer之后便掉进坑里,之后到现在的一年里看着教授的同好从原来的北极圈到现在有一点人气还是很高兴的。
这篇文章想写下来是4/8号沉船了之后,但由于时间紧张没有能够写成。第一次写文,如果让看到这里的你感到非常不适,真是非常抱歉了。
最后,再次感谢能够看到这里的你。
ps:真的没有教授的同好群吗?有的话请务必留言告诉我,谢谢